當前位置:財富500強首頁(yè) > 商業(yè)管理 > 新聞?wù)?/div>

市場(chǎng):理工思維與商業(yè)管理思維的融合

來(lái)源于本站原創(chuàng ) 2023年08月28日 閱讀(

三個(gè)人同時(shí)發(fā)現一把笛子,為了歸屬問(wèn)題而爭執不休。第一個(gè)人說(shuō):“這是我撿起來(lái)的,所以應該歸我?!钡诙€(gè)人說(shuō):“是我買(mǎi)的,不小心掉了,無(wú)論誰(shuí)撿到,都應該歸還給我?!钡谌齻€(gè)人說(shuō):“我是你們中最擅長(cháng)吹笛子的人,應該歸我?!蹦敲?,笛子應該歸誰(shuí)呢?

市場(chǎng):理工思維與商業(yè)管理思維的融合

01.市場(chǎng)配置 vs. 倫理判斷

這是經(jīng)濟學(xué)中的一個(gè)經(jīng)典案例,研討的核心問(wèn)題是關(guān)于倫理和市場(chǎng)。倫理的標準,是應當不應當;市場(chǎng)的標準,卻是效率最大化。

我舉個(gè)例子,如果此時(shí)有一個(gè)人出來(lái)說(shuō),本周要在附近辦一場(chǎng)音樂(lè )會(huì ),一個(gè)節目是吹奏笛子,預計觀(guān)眾200人,付給演奏者3000元報酬,你們三人協(xié)商這把笛子歸誰(shuí)。

很顯然,兩個(gè)人愿意把笛子交給最擅長(cháng)演奏的人,然后協(xié)商一個(gè)報酬分配。這就是市場(chǎng)配置,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化,讓資源利用最大化:把合適的資源配置給合適的人。

經(jīng)濟學(xué)成為一門(mén)獨立的學(xué)科,最早就是因為研究分配機制,從倫理學(xué)中獨立出來(lái)?;蛘哒f(shuō),是因為市場(chǎng)的出現、交易越來(lái)越多、扮演的作用越來(lái)越大,所以出現了市場(chǎng)分配與倫理分配的沖突,使其成為一項獨立的研究。

自發(fā)、穩定的市場(chǎng)的前提是有豐富的、可交易的資源。

比如說(shuō),當地只有一把笛子,笛子的擁有者就可以決定自己索取多少錢(qián)。但反過(guò)來(lái),撿到笛子的也可以拒絕交出,向原有者索取高額酬勞。演奏者可以拒絕使用,如果他獲得的單位報酬比做其它事情低。

這也是市場(chǎng)規律,信息不完全情況下多方選擇無(wú)法實(shí)現均衡的市場(chǎng)。經(jīng)濟學(xué)里的“均衡”,指各方達成滿(mǎn)意解。

大部分時(shí)候,資源是不充足的,但也不是完全稀缺的。是人的認知導致狹隘和偏見(jiàn)。簡(jiǎn)單地說(shuō),不是非你不可,也不是只有一個(gè)選擇,任何人在作出選擇時(shí),只考慮自己的偏好和利益,別人壓根就沒(méi)有考慮過(guò)你。

按照普通人思維去跟學(xué)經(jīng)濟學(xué)的講商業(yè),就像給學(xué)理工科的人講地球是方的。

實(shí)際上,西方人,尤其是美國,在如何運作更好的商業(yè)和市場(chǎng)上,是通過(guò)大量的歷史彎路,積累了經(jīng)驗的。中國人,還沒(méi)有這些(老祖宗)經(jīng)驗,所以導致短視的決策。

02.理工思維 vs. 商業(yè)管理思維

曾經(jīng)看到一個(gè)理工男寫(xiě)的真實(shí)故事,關(guān)于少兒機器人競賽。

該理工男感嘆,自己好歹也算個(gè)算法領(lǐng)域拔尖的人,但完全搞不定少兒機器人競賽,他輔導的兒子雖然每次比賽都拿獎,但始終穩居第二名,從來(lái)拿不到第一名,理工男認為,比賽規則有問(wèn)題。

具體是怎樣的呢?比賽使用算法控制的智能小車(chē)行駛,去擊中終點(diǎn)上的目標。他兒子在比賽開(kāi)始時(shí)會(huì )花一些時(shí)間調整算法,其它小孩不會(huì )花太多時(shí)間,直接沖,雖然命中的程序沒(méi)他兒子準確,但也算符合規則地命中了,他兒子在速度上落后,最后只能排到第二位。

我當時(shí)一看這個(gè)故事就想笑:這就是典型的理工思維和管理思維、商業(yè)思維的區別啊。你認為算法準確率是獲得第一名的標準,那只是你認為,不是競賽規則。實(shí)際的競賽規則是最快命中是第一名,速度是第一位指標,準確率是第二位指標,并且允許適當的誤差。

管理思維追求滿(mǎn)意解,不追求最優(yōu)解,因為最優(yōu)解往往也意味著(zhù)高成本。經(jīng)常有一些人來(lái)問(wèn)我,他的提案/方案有什么問(wèn)題,為什么通不過(guò)?很多情況下這些被否決的方案就是單一維度、尤其是技術(shù)維度的最優(yōu)解,但不是滿(mǎn)意解,往往也沒(méi)有把成本要求、約束條件放在方案里詳細闡述。

商業(yè)思維優(yōu)先考慮競爭,不是在真空中表演。比如上面的競賽,從商業(yè)上考慮,就要觀(guān)察對手使用什么策略,他們的時(shí)間分配是怎樣的,再來(lái)壓縮自己的算法調整時(shí)間,在速度和準確率上取得一個(gè)平衡。

管理在內部,商業(yè)在外部,由于參與者更多、不可控,因此,它無(wú)法做到完全的理性控制,甚至滿(mǎn)意解都拿不到。

商業(yè)思維需要觀(guān)察和歸納市場(chǎng)規律。以上面的競爭為例,多次拿不到第一名、始終拿第二名,就應該研究規律了。和你比賽的不是一個(gè)人,是一群人。一個(gè)人可能又慢又不準,一群人可能快而不準,但總會(huì )出現一個(gè)命中,這是大數定律。

什么意思呢?在這個(gè)場(chǎng)景中,你并不是和理性對手在比賽,也不是規則要和你作對,實(shí)際上,你是在玩隨機性游戲。只要參與者足夠多,哪怕是一群猴子,你可能還是只能拿第二名。

一些同行和我交流實(shí)踐成敗時(shí),明明沒(méi)有行通、已經(jīng)失敗了,但講話(huà)人屢屢陷入“應當是怎樣的”,“最好的應該是怎樣的”,這是典型的倫理思維、理工思維。

我經(jīng)常一句話(huà)懟回去:“如果一件事沒(méi)有達到我們的預期,那一定是其中哪些動(dòng)作和選擇,沒(méi)有做對?!?/p>

你沒(méi)有理解商業(yè)規則,沒(méi)有搞清楚市場(chǎng)規律,所以只有卷啊,卷也卷不出結果啊。

一個(gè)良好的市場(chǎng),通常都會(huì )達到均衡狀態(tài),這也是一般均衡理論所強調的。相反地,如果你創(chuàng )造了一個(gè)不良的市場(chǎng),一個(gè)總是向低層次均衡(所有人都遭受損失)的市場(chǎng),那么理性人會(huì )選擇避免參與其中。

相關(guān)閱讀

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本網(wǎng)站轉載企業(yè)宣傳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本網(wǎng)無(wú)關(guān)。文中內容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(shí)相關(guān)內容。如用戶(hù)將之作為消費行為參考,本網(wǎng)敬告用戶(hù)需審慎決定。本網(wǎng)不承擔任何經(jīng)濟和法律責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