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財富500強首頁(yè) > 圖說(shuō)新語(yǔ) > 新聞?wù)?/div>

"網(wǎng)紅教師"時(shí)代來(lái)臨?直播課程風(fēng)起在線(xiàn)教育平臺

來(lái)源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 2016年07月22日 閱讀(

宣布研發(fā)VR教學(xué)后,完成 B 輪融資的邢帥教育繼續開(kāi)辟“新賽道”。這家由QQ群、YY語(yǔ)音直播 PS 技巧起步的明星機構,再次回歸直播領(lǐng)域。

直播多年前就有應用于在線(xiàn)教育的案例,但迎來(lái)市場(chǎng)井噴和資本圍獵還是近兩年來(lái)的“網(wǎng)紅直播”。在邢帥教育宣告自建直播平臺的背后,是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掀起的“直播潮”。僅在K12領(lǐng)域,試水直播課程的機構就不在少數:2015年,較早嘗試語(yǔ)音直播的滬江網(wǎng)開(kāi)始發(fā)力視頻直播;2016年年初,好未來(lái)旗下以錄播課為主的學(xué)而思網(wǎng)校宣布轉型“直播+錄播+輔導老師”模式;此前瘋狂招攬獨立教師的“瘋狂老師”平臺放棄O2O 模式,推出了直播APP“叮當課堂”;而專(zhuān)注某一領(lǐng)域的平臺如點(diǎn)師成金和音樂(lè )人等平臺更是以直播課程作為開(kāi)端。

從網(wǎng)校1.0版開(kāi)始,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近年來(lái)不斷試水“生財”的運作模式,包括O2O、題庫以及新近的VR+教育。但有統計數據顯示,當前在線(xiàn)教育的盈利能力并不樂(lè )觀(guān),約70%的在線(xiàn)教育處于虧損狀態(tài)。在線(xiàn)教育對“直播”的熱衷,是對秀場(chǎng)直播和游戲直播的戲仿,還是能復制“網(wǎng)紅經(jīng)濟”的盈利能力?

資深教育行業(yè)人士、私塾家Sharing School創(chuàng )始人胡國志分析,當前多家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試水直播課程,是整個(gè)行業(yè)尋找新盈利業(yè)態(tài)的表現。直播課程授課場(chǎng)景與傳統的錄播課程類(lèi)似,因應用性更強有一定的“替代效應”。但在全社會(huì )教育生態(tài)和數據共享意識尚未形成的背景下,“教育+直播”模式要真正撬動(dòng)教育行業(yè),還有很長(cháng)的一段路要走。

直播:更重交互體驗

直播技術(shù)自教育領(lǐng)域發(fā)軔,在游戲、秀場(chǎng)等泛娛樂(lè )領(lǐng)域走了一遭后,此番“回歸”在線(xiàn)教育行業(yè),會(huì )帶回“網(wǎng)紅直播”的生長(cháng)加速度嗎?從當前的數據看,教育直播市場(chǎng)的增長(cháng)盡管沒(méi)有泛娛樂(lè )領(lǐng)域的瘋狂,但其絕對數值已然不小。

一些在線(xiàn)教育平臺的數據可以印證。邢帥教育目前有在線(xiàn)學(xué)員800萬(wàn)左右,其中直播課程的付費學(xué)員為80萬(wàn)。點(diǎn)師成金教育平臺自去年11月上線(xiàn)以來(lái),已累計有3萬(wàn)人次的學(xué)員,其中有10%是付費的學(xué)員。主打直播的音樂(lè )人網(wǎng)目前粉絲超過(guò)20萬(wàn),其中付費學(xué)員4萬(wàn)。而較高的流量和活躍度,也使得“教育+直播”模式也在吸引投資人的目光。點(diǎn)師成金本月又再獲得900萬(wàn)元天使輪融資,加上此前的投資,在上線(xiàn)半年多的時(shí)間里,已經(jīng)獲得了1900萬(wàn)的融資。

定價(jià)方面,盡管仍存在一些與普通錄播課程價(jià)格相當甚至免費的直播課程,但有些相對高端的直播課程已有底氣“要價(jià)”。例如,滬江網(wǎng)校一個(gè)在線(xiàn)的英語(yǔ)六級培訓班,普通錄播六級簽約班119個(gè)學(xué)時(shí)收費1138元,而私人定制的直播課程18學(xué)時(shí)收費為7110元,平均每學(xué)時(shí)收費395元,兩者平均課時(shí)費相差44倍。這似乎可以證明“直播”強大的“生金”能力。

在胡國志看來(lái),多家在線(xiàn)教育機構試水直播課程,一大原因便是行業(yè)需找新盈利點(diǎn)的趨勢驅動(dòng)所致。

據互聯(lián)網(wǎng)教育研究院發(fā)布的《2015年中國在線(xiàn)教育產(chǎn)業(yè)藍皮書(shū)》,受調查的400家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中,70.58%的公司處于虧損狀態(tài),13.24%的公司處于持平狀態(tài),僅有16.18%的公司保持盈利狀態(tài)。同時(shí)該報告也預測,由于新進(jìn)入的項目非常多,而且已經(jīng)有一部分項目死亡,整體上盈利的在線(xiàn)教育企業(yè)預計不超過(guò)5%,而收支平衡的約在10%,死亡率約在15%,虧損率約在70%。

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注意到,在試水直播課程前,在線(xiàn)教育已經(jīng)嘗試過(guò)多種創(chuàng )新業(yè)態(tài),比如此前大熱的O2O、拍照搜題的題庫、塑造個(gè)人品牌的獨立教師模式,以及邢帥教育近期熱衷的 VR 教學(xué)。在這些五花八門(mén)的“創(chuàng )新概念課程”中,部分模式也被業(yè)內警示風(fēng)險。如此前風(fēng)行的 O2O 模式,因為卷入爭奪流量的“燒錢(qián)大戰”,部分機構已經(jīng)宣布退場(chǎng)。這包括準備進(jìn)軍直播課程的“瘋狂老師”。

而部分教育行業(yè)人士和投資人此番看多的“教育+直播”模式,被認為是填補了以錄播為主的在線(xiàn)教育模式的需求空白。

學(xué)而思網(wǎng)校市場(chǎng)部負責人王翠虹對記者表示,與一般的錄播模式或大班直播模式相比較,直播模式優(yōu)勢很明顯。這主要體現在:

其一,小班直播課堂的互動(dòng)性更強,尤其小班直播,主講老師負責課堂效果,把知識點(diǎn)講解清楚,輔導老師負責觀(guān)察學(xué)生的聽(tīng)課情況,錄播課時(shí)代家長(cháng)擔心的學(xué)生注意力不集中、不能和教師溝通的問(wèn)題都得到了解決。

其二,可以追蹤學(xué)習效果,記錄學(xué)習數據。而數據一方面幫助學(xué)生進(jìn)行個(gè)性化學(xué)習,另一方面又應用于網(wǎng)校的教研及課程設計,更有針對性。

其三,輔導老師的介入,使了解并督促每一個(gè)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情況成為可能。系統中詳細記錄了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情況及以往的作業(yè)情況,輔導老師根據數據來(lái)與學(xué)生進(jìn)行詳細溝通。

多年從事線(xiàn)上和線(xiàn)下課程輔導的教師吳文忠表示,無(wú)論是線(xiàn)下培訓機構還是在線(xiàn)教育的錄播課程,都無(wú)差別地面向所有學(xué)生、學(xué)員,而未能考慮具體個(gè)體的特性和需求。相對于“粗暴”、不可變的錄播課程,直播的方式由于即時(shí)可變,有較強的互動(dòng)性質(zhì),給予教師更多靈活調整的空間。

胡國志表示,直播加入了互動(dòng)實(shí)時(shí)反饋的環(huán)節,更加容易模擬線(xiàn)下上課的場(chǎng)景,因而對錄播課程有較強的“替代效應”。不過(guò),線(xiàn)下的培訓機構因而采取的是與教學(xué)對象更親近的面授,互動(dòng)性質(zhì)更強,因而暫未受到直播課程的強烈沖擊。

英語(yǔ)課程輔導教師林作華認為,基于直播的師生互動(dòng)既打破了線(xiàn)下學(xué)習地域性限制,又能發(fā)揮線(xiàn)上教育的傳播量大的優(yōu)勢。而同一門(mén)直播課程可以滿(mǎn)足多人的學(xué)習需要,又使得學(xué)生、學(xué)員可以獲得價(jià)格優(yōu)勢。

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發(fā)現,不少在線(xiàn)教育平臺的互動(dòng)參與率都比較高。例如,學(xué)而思網(wǎng)校推出的直播課程中,參與率高達90%,音樂(lè )人網(wǎng)參與率也在80%以上。而邢帥教育300門(mén)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中,還有些課程甚至是24小時(shí)無(wú)間斷直播,師生之間隨時(shí)互動(dòng)。記者瀏覽直播課程的數據發(fā)現,每門(mén)課的人數在幾百到上千不等。

挑戰:對教師要求更高

不過(guò),直播課程要想靠交互體驗的優(yōu)勢拿下錄播課程打下的江山,未來(lái)還有很長(cháng)的路要走。首先需要面對的問(wèn)題是,更考驗應變能力和教學(xué)積淀的直播課程,教師“hold得住”嗎?可以預見(jiàn)的是,秀場(chǎng)直播靠個(gè)顏值就可上位的“網(wǎng)紅”養成之路,在教育直播中行不通。

王翠虹就坦陳,錄播時(shí)的成本主要是授課教師成本,直播模式中,除了主講教師的成本依然存在外,還增加了輔導老師的人工成本,教學(xué)教研的成本,產(chǎn)品快速迭代的研發(fā)成本等。尤其學(xué)而思網(wǎng)校的小班直播模式,需要配備大量的輔導老師,成本自然會(huì )提高。

她還同時(shí)提到,直播教學(xué)作為課外培訓的一種形式,行業(yè)壁壘還是很強大的。無(wú)論是教學(xué)教研,還是技術(shù)研發(fā),尤其是底層數據的積累,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“教師、教研和技術(shù)都可以成為壁壘。這個(gè)行業(yè)進(jìn)入很容易,但是想要做好,并真正解決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效果問(wèn)題,就需要在這幾方面深耕細作?!彼龑?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示。

林作華就對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達了自己在直播教學(xué)中的困惑。他說(shuō),雖然教育直播也像線(xiàn)下的培訓一樣,教師在授課前會(huì )針對普遍學(xué)生進(jìn)行備課,也會(huì )針對直播學(xué)生的接受程度進(jìn)行計劃的調整。但是在線(xiàn)學(xué)員來(lái)自不同的地區而且使用的教材不一樣,學(xué)員的基礎也不一樣,一對多的直播無(wú)法實(shí)現準確的直播定位。如此導致的結果是,大班教學(xué)只能按照專(zhuān)題形式對學(xué)生輔導,效果比一對一的輔導要差。

林作華在實(shí)際操作的困惑,在胡國志看來(lái)是數據共享缺失所致。胡國志對21世紀經(jīng)濟報道記者表示,從當前情況看,學(xué)校教育、家庭教育和社會(huì )教育三者之間仍未形成聯(lián)通的生態(tài),而教育直播切入的只是社會(huì )教育的課外輔導、業(yè)余培訓環(huán)節,無(wú)法全面掌握學(xué)員的具體數據,這也使得教師在直播中針對學(xué)生、學(xué)員特點(diǎn)構建的個(gè)性化方案顯得很淺層次,無(wú)法發(fā)揮更大作用。

“社會(huì )上需要達成數據共享的共識,教育直播才有機會(huì )?!彼f(shuō)。

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本網(wǎng)站轉載企業(yè)宣傳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本網(wǎng)無(wú)關(guān)。文中內容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(shí)相關(guān)內容。如用戶(hù)將之作為消費行為參考,本網(wǎng)敬告用戶(hù)需審慎決定。本網(wǎng)不承擔任何經(jīng)濟和法律責任。